大海

这之后就再也没有梦到你了,你走的干脆,没想到这么干脆,看够了你的背影,如果有下次,能不能让你看着我的背影。

对着蓝天脱帽致礼,这值得被记住。

你也是。

我看街上车流不息,人来人往,灯红酒绿,只有我形单影只。这条路以前跟你也走过一遍,那时没发现有叫卖的水果摊位,冒着热气的“关东煮”,生意火爆的“炒酸奶”,也没发现月光影影绰绰照下来与树上装饰的彩灯互相应和着生出的风景多么美丽...     那个时候发现最美丽的事物,是我眼里的你,得之一寸光,可买千里春。

我并没有想念你,我只是想知道我送给你的娃娃怎么样了,然后顺便想想像你性格这么恶劣的人谁会忍受的了你。

你于我像是海底月,怕鱼儿惊了它,怕鸟儿扰了它,怕不懂事的猴子抢了它。因为这幻像根本经不起考验。

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就像所有庸俗的情节那样,我在你楼下的街上喝了一壶酒,酒水入口,浓烈的苦涩味在舌尖晕开,以前不懂为什么大人总爱喝酒,现在终于明白,酒水的苦涩哪比得上生活来的尖酸刻薄。醉了之后就好了,错的变成对的,假的变成真的,你不喜欢我变成你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