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

🙈🙊🙉


   我今天遇到你了。


   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极像你的人。


   眼镜我认得,连帽衫我也认得,是你的。


   立冬之后的夜晚来的很早,还没等来下课铃,它就已经就位了。我像往常一样站在车站等着载我回家的车,风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呼啸着侵袭过来,我把棉衣的拉链又往上拉了拉,还是冷,王力宏深厚的嗓音正在耳边唱着《需要人陪》。


   “你”戴着帽子,裹着口罩,漏出来的皮肤我看不到三分之一,很像你,那一瞬间我想冲上车去将“你”的口罩剖下来好好检查一下是不是跟你长的一模一样...当然,我没那么做,你知道的,我一向懦弱。


   我在外面,“你”在里面,我看向“你”的视线被车窗狠狠的阻隔着。它仿佛在嘲笑我,捂着嘴说道你们是两条路的人呀!


   以前的欣喜大概是出自于遇到了知己,而现在的难过可能来自于失去了你。我们所学的知识与我们的生活阅历总是不相对应的,以前读到《高山流水》心底不起半点浪花,如今才明白过来俞伯牙内心的欢喜。


   但俞老师只告诉我知己难遇啊难遇!从没教过我失去之后该如何如何...


   说不上来到底是谁先做错了,虽然我们都心照不宣的只字不提,但那之后的每一次见面都透着难以掩饰的尴尬,索性连联系都断了。只是在每一个想念你的日子里挣扎着,死去又活过来。


   王力宏的声音萦绕着:我已经无能为力  无法抗拒  无路可退 这无声的夜 现在的我 需要人陪。


   “你”是你的话就太好了。

  


   我终究还是骑上了单车,风携着河面的潮湿气拍在脸上,时不时需要低头躲开下垂的树枝条儿,白色的栅栏是我的好朋友,一直陪着我不停的向前跑。


   我遇到了一位老人和他的小狗,“滴铃铃” 我按了铃铛,它似乎很怕我,立即跑到了老人腿边朝我这里望,又黑又圆的眼睛里带着好看的光泽,我急忙冲它微笑,还没等来它的反应就掠了过去,回头看到橙色余晖下一位黄发骀背带着一个小不点儿重新并排向前踱着,形成一道一高一矮的剪影。


   他们应该每天都是如此吧,“真好啊” 我想。


这之后就再也没有梦到你了,你走的干脆,没想到这么干脆,看够了你的背影,如果有下次,能不能让你看着我的背影。

对着蓝天脱帽致礼,这值得被记住。

你也是。

我看街上车流不息,人来人往,灯红酒绿,只有我形单影只。这条路以前跟你也走过一遍,那时没发现有叫卖的水果摊位,冒着热气的“关东煮”,生意火爆的“炒酸奶”,也没发现月光影影绰绰照下来与树上装饰的彩灯互相应和着生出的风景多么美丽...     那个时候发现最美丽的事物,是我眼里的你,得之一寸光,可买千里春。

我并没有想念你,我只是想知道我送给你的娃娃怎么样了,然后顺便想想像你性格这么恶劣的人谁会忍受的了你。

你于我像是海底月,怕鱼儿惊了它,怕鸟儿扰了它,怕不懂事的猴子抢了它。因为这幻像根本经不起考验。

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就像所有庸俗的情节那样,我在你楼下的街上喝了一壶酒,酒水入口,浓烈的苦涩味在舌尖晕开,以前不懂为什么大人总爱喝酒,现在终于明白,酒水的苦涩哪比得上生活来的尖酸刻薄。醉了之后就好了,错的变成对的,假的变成真的,你不喜欢我变成你喜欢我。